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澳大利亚留学生活 → 我的澳大利亚留学生活

我的澳大利亚留学生活

由用户“fhlkjs”分享发布 发布时间:2015-07-17 14:28:26

                      我的澳洲留学生活 出国前: 我2007年去澳大利……

我的澳洲留学生

出国前:

我2007年去澳大利亚读year11.2011年3月从一所翻译学院毕业后,我5月份回了国.算起来,我在澳大利亚呆了有4年多.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回国工作也快有两年半了,但以前的经历都历历在目.短暂的一生,一切遭遇都值得人珍惜,无论是欢乐还是痛苦的----这是我的感触.快乐的经历让人更有理由感激生活.而痛苦的经历成为了人的精神生活食粮,使人成长,内心更加坚强.

当时自己想出去留学,完全是出于好奇.我很想知道国外和我们的祖国到底有什么不同.父母支持我出去留学.高中把我送进了学校的出国留学班.按照原计划,我要在国内读完高三,再去国外读大学.高一上半学期读完后,我当时的班主任建议我提前出去留学.他说我的成绩不错,没有必要再在国内读了.

因为我到澳大利亚是去读year11,可以不用考雅思.留学中介说像我这样去读高中的话,一般学生读两个月左右的语言班,就可以直接上他们那边的课程了.后来他们给我做了个语言测试.他们说测试结果看来,我的英文不错.于是他们建议我去考一下雅思.如果我过了5分的话,就可以免读语言班课程了.接下来,父母在朗阁给我报了一个雅思班.从此,我便告别了在国内学校学习生涯,开始积极准备出国留学的相关事宜了.在朗阁,我认识了一些人,跟我原来接触的完全不一样.原来圈子里的人都是跟我一样的学生,而在雅思班里,各种年龄层的,各行各业的人,怀着出国梦,聚集到了一起.

我和他们一同度过了两个月快乐的学习和交流的时光,之后便去复旦大学考场参加我第一次雅思考试.复旦大学美丽的校园让人犹记于心.整齐干净的绿草坪、小桥流水、河边姿态各异的假山,婀娜多姿的柳树、以及行路匆匆的莘莘学子,是我对这所学校的美好印象.在游逛的时候,我发现有不少人在拍照.那个时候,一股淡淡的忧伤突然涌上我的心头.我想起了《简·爱》中简说的一段话(不是那段著名的关于"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言辞).在她以为她要离开桑菲尔德的时候,她说一段话,大意是:就在我们刚刚熟悉了一个环境,想要安定下来的时候,却不得不踏上新的旅程.是啊,人们会流连于美景,却终将要离去,不得不用相机为自己留下那美好的记忆.而我自己呢?不是马上就要离开祖国,熟悉的环境和人,去一个未知的地方吗?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有凭着勇气和信念,我才能坚定地走下去.

(各位读者,不好意思啊.到现在只是啰啰嗦嗦地讲了出国留学前的事情,还未切入正题.只是在写的时候,不知不觉那些记忆在脑中都变得格外鲜明.接下来,我会马上开始讲自己的澳洲留学生活.)

非常幸运,我第一次的雅思成绩是5.5分,达到了要求.父母都很开心.我们去了徐家汇美罗城上吃巴西烤肉庆祝.之后,还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小故事.我父母的一个朋友也让孩子出国.他们一家在送儿子去留学前,在我们家呆了几天.他儿子比我大一岁.我们交流了一下,我发现他英文也挺好的,而且学校里的考试成绩比我好.但是他考雅思考了三次都没过.败在了口语上面,考了三次都只有5分.(他是去读大学预科班,雅思成绩要求是6分.) 无奈他这次过去要读语言班.在机场送他的时候,不知怎么地,排在他前面办check-in(办理登机手续) 的外国人开始跟我们攀谈起来.他有些腼腆,不太愿意开口.我见状,便"毫不害臊"地跟那个人对话起来.其实当时的自己的英文会话能力有限,也不太会讲复杂一点的东西.但自己的性格挺热情的.如果对方很友好的话,我都会热情地跟他交流,很快就跟他打成一片.我们聊得挺愉快的,他还把他的家人叫过来介绍给我们认识,留了地址和电话说我们去悉尼的话可以去找他们.(哈哈) 我父母的朋友很羡慕,说我雅思口语考了6分,果然比他儿子强.其实我真心觉得我们俩的英语水平差不多.可能是性格的差异,让人觉得我的英文更好.

一. 衣食住行

在悉尼的高中开课的前两个月,我出发去留学中介为我安排好的homestay(寄宿制家庭).提前去是为了先适应那边的环境.从飞机起飞至到达的那一刻我的心情一直是紧张又兴奋的.可以想象一下,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在生日的时候收到了一个大礼物,你一一解开礼物外面包装盒子上纷繁复杂的丝带,马上就可以打开盒子一见分晓了.从飞机里出来的那一刻,那颗提着的心才放下.我的第一反应是:悉尼的机场真荒凉.机场不大.一眼望去,零星停着一些飞机,有些地方的草还挺长的.天倒是特别的蓝.不过这派头完全不能跟上海国际机场相比啊.那机场多现代化,壮观,漂亮啊.

机场的服务人员倒是非常地友好.虽然都不认识,他们却很友好地向你微笑,跟你打招呼.有些人还特别幽默.过安检的时候,我箱子提不起来.第一次过去,行李肯定是有点多,箱子比较重的.安检的人员帮我把箱子提了起来.笑笑说,你太瘦了,得多吃点长胖才有力气.他边说还边show了一下他的肌肉.

出了安检,接机的人帮我把行李放好在车上,我们便出发去homestay家了.在车里,我望着窗外风景.心想,我真的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了. 这里没有上海的高楼大厦和熙熙攘攘的人群.这里的土地很广阔,一路上我们经过了不少绿油油的青草地;这里有许多漂亮的houses (房子);这里的蓝天高远且空旷;这里的温差很大.当时是夏天,早上下飞机时候空气潮湿凉爽.我没有穿外套,手臂上起了不少鸡皮疙瘩.当我们到达homestay的时候,约莫是10点钟.下车时,一股热空气就朝我扑面而来.

我的homestay是一个单身妈妈带着三个孩子.她来自南美的chile(智利).大儿子跟我同岁,也要读year11.二女儿11岁,在一所天主学校上学.还有一个几个月大的小baby.homestay妈妈是一个chef(主厨),所以我有口福啦.她经常做各式各样西式菜,意大利的pizza(披萨饼)和pasta(意大利面),french toast(法式土司),taco(墨西哥煎玉米卷) 还有各式各样的dessert(饭后甜点)像pancake(煎饼)啦,苹果派啦等等.

她的孩子们都非常讲礼貌,每次吃完饭后,都会跟妈妈说“谢谢”.我跟他们说:”you have great manners. our chinese children rarely say ‘thank you‘ to their mother for a meal."(”你们好有礼貌啊.我们中国的孩子很少会因为一顿饭而跟妈妈说‘谢谢’.”) 他们说不仅是在他们家,这边的家庭习惯就是这样的.我想,从小让孩子生活在感恩中,养成良好的道德品质,这边的人在细节上做得更好.

homestay妈妈特别喜欢开party.她几乎每个周末都会邀请5,6个好友来家里狂欢.大家一起品尝美食,跳舞,开玩笑.南美人热情奔放.无论身材怎么样,音乐一响,他们都忘我地摇摆起来.

衣食住行是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的基本需求.民以食为天."食"讲完了,再来说一说"住"吧.像澳大利亚其他的很多城市一样,悉尼的人们大多数是住在house(房子)里的.apartment(公寓)还有一些其他类型的住宅比如说townhouse和unit也有.apartment基本集中在city里,而不是在离city有一定距离的suburbs.很多人都会花大约一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车程去city上班.比起住在city嘈杂的生活环境里,他们更喜欢suburb的舒适安宁.尤其到了周五晚上,学生族,上班族一般都会去酒吧玩闹,一直到凌晨两点左右才罢休.酒吧周围住在apartment里的人们肯定是不堪其扰的.

这里中等收入的人一般会选择租房,而不是贷款买房.这样对于他们来说生活压力较小.当时我周围工作的朋友存钱的很少.工资一到手,除去房租和一些其他的生活开销,去酒吧high一次,出去自驾游一趟,基本上就所剩无几了.所幸的是,他们的工资一般是weekly pay(周付)或fortnight pay(两星期一付).所以捉襟见肘的情况也不多见.

悉尼的交通没法跟上海的比(听说澳大利亚其他城市的也好不到哪儿去).人们使用最多的公共交通工具是train(说是火车,但其实跟上海的地铁差不多)和公交车.它们少有准点的时候,但这并不减少我对乘公交车的喜爱.不像上海的公交车里有司机和售票员,这儿的车里一般只有司机.大家排好队有秩序地上车,或刷卡,或把车钱交给司机.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乘客在上车前都会很友好地跟司机问好,下车说一声"thank you".在那边呆久了后回来,刚开始我改不了下车跟司机说谢谢的习惯.说完之后,就觉得尴尬不已.因为上海这里没有这样的风俗.有不少留学生,为了出行自由方便,会选择自己买车.他们花2000多澳币就可以买一辆二手车了.这样,就可以告别毫不准时的火车和公交车,也便于周末节假日与一些好友结伴自驾游去.

给我的印象是,悉尼人不是很注意穿着.他们工作的时候穿正装,平时穿得很随便.尤其到了夏季,大家热衷于穿t恤衫,短裤.在我们学校反而是留学生穿衣更讲究.各种名牌,各种时装轮番上演.

美国大学

二. 学习和课外活动

第一天去学校是去选课.学生选好课后,第二个星期才正式开学.除了必修科目esl(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在我们国内学校的语文、数学、英语、科学、地理等这些必修科目在这边都变成了选修.学生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个性特长来选课.当时我感到很新奇,原来澳大利亚的教育这么自由啊!

我在这边遇到的老师都非常友善.学生下课后去问他们问题,他们都认真热情地给予答复.课后还有免费的tutorial(辅导课)可以上.除了白人老师,学校里也有不少亚裔老师.亚裔老师的英文虽然没有白人老师的纯正,但几节课下来之后我们也就渐渐习惯了.我当时的化学老师是来自马来西亚的.我们很多学生都很喜欢她.不仅是因为她的课讲得好,还因为她像妈妈一样特别关心我们.下课后她和我们相遇的话,都会主动问我们课有没有听懂,鼓励我们去参加tutorial.我们有时会把实验室搞得一团糟,她也不生气.还跟我们开玩笑说不要一不小心把教室给炸了.下面的图片:我们给实验室里的骷髅头穿上衣服.

虽然在选课上我们有充分的自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学业就很轻松.我们在课堂上学习的时间不长.然而,如果我们放学后(一般是下午3点多钟)不去图书馆跟小组同学讨论,查资料的话,一段时候后要跟上老师的节奏可不太容易.这验证了孟子说的:梓匠轮舆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能工巧匠也罢,老师也罢,都只能教会人规矩法则而不能教会人如何去"巧".老师在课堂上讲规矩法则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所谓的"孰能生巧"离不开个人的体悟.关键还在于学生自己勤奋努力地去摸索.以大诗人荷马为例,他可以教人作诗的方法、韵律,但绝不可能教会第二人也写出他的那些伟大的诗篇.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那些想象丰富而思想深刻的意象是怎样涌上他的心头而集合在一起的.(参见康德的《判断力批判》)

不像在国内上课是老师去找学生,在悉尼上高中是学生去找老师.学生在不同的时间去找不同的教室上课.每个学生配有自己的locker(柜子),用来放私人物品和书本.没有了固定的班级,我们平时跟伙伴们聊天都是在locker旁边,在走廊里或是在图书馆里.回想起来,除了音乐教室旁边的钢琴房(平时休息时间我喜欢和同学好友去那儿练琴练声),当时我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了.这应该也是许多学生爱去的地方.图书馆不是很大,但无疑是学校里最热闹的地方.里面的书本、杂志、cd、录像、教材等学习工具更新换代很频繁,保证学生及时接收到新信息.图书馆里还另设了一间学习室,里面被划分为许多个小格子间,方便需要在寂静里学习,写essay(论文)的学生.

学校会定期组织一些活动来丰富我们的课外生活.开学后不久学校就组织我们去bondi beach玩儿.早听说bondi beach是悉尼非常著名的海滩.那天天气炎热.在去之前homestay妈妈建议我带上防晒霜.她说这边的紫外线特别强,如果不注意保护皮肤,很容易得皮肤癌.我这瓶防晒霜变成抢手货啦.到了海滩后,被很多同学借去了.很可惜,当时我还是旱鸭子,没有趁那次机会跟大海来次亲密接触.不过,吃着这边特有的fish&chips(炸鱼&薯条),慵懒地躺在沙滩上,听海浪有节奏地扑打岸边,看人们在沙滩上漫步,在海里冲浪,游泳......也不失为一大享受.

三. 安全知识

开学后不久,学校组织了一场大会,我们所有的新学生都参加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老师没有大肆鼓吹学校是如何如何的好,而是花了很多时间跟我们讲安全知识.他说我们在异地求学保护自身安全是最重要的.接下来便跟我们讲了一些悉尼被认为不太安全的区.她还提到校方理解我们也到了一定年龄,不太可能能阻止我们冲动地跟人发生性关系.但是也是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和幸福考虑,他呼吁大家说,如果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话,男方请记得一定要戴安全套.还说如果我们不好意思去商店买,可以去问学校卫生室里的护士要.在国内学校和父母都难启于齿的话题,在这儿却变成了老师讲的头等大事.

虽然学校已经跟我们宣传过安全知识.但令人痛心的是,还是有悲剧发生.2008年我们学校一个女生和她的男友不幸被一白人男子迫害,后坠楼造成一死一重伤的悲惨局面.所以,在国外以及即将要出国的朋友,千万要注意自己的个人安全问题啊.

住在homestay的那几个月,我们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海滩玩儿.我从旱鸭子渐渐变得不再害怕去海里玩儿了.虽然还不太会游泳,但是我还是跟其他人一起在水里玩儿得不亦乐乎.很多人喜欢的一项游戏是在海浪快要打来的时候,伴着海浪的节奏跳跃,让海浪把人带到高处再跌落下来.去了几次海滩后的一天,我很不好意思地跟homestay妈妈说我不陪他们去了.她很关切地问我为什么,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不喜欢跟他们玩儿.我急忙说不是不是.他们都是脾气很随和的人,很容易相处.我不能去是因为我来大姨妈了.她回答说那又怎么样,她也来大姨妈了.我:"##¥%#¥……"(有点搞不清状况了.来大姨妈也可以下水吗?) 之后,她把我拉到卫生间里,给我看一样东西,叫tampon.她跟我介绍说,很多游泳的女孩子在来大姨妈的时候,就会使用它.有了它,她们就可以安全自在地在水里游泳,而不用担心经血会渗出而污染到水.她还向我现场演示如何使用它.她说:"it‘s easy. you just push it into your vagina." 我的脸那个红啊!

满了18岁后,我搬出了homestay家.跟当时的一个校友兼好友,以及一对夫妻合租一套公寓住.住房条件当然没有办法和homestay家比.而且我要开始自己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了.澳大利亚的虫子很多,一不小心,人们就会在家里发现壁虎、蜘蛛、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虫子.有一天,只听见室友在厨房里大叫了一声.我们跑去看,原来厨房的一面墙壁上趴着一只大蜘蛛.大家面面相觑.最后我们三个女生的目光停留在唯一的男生上面.没想到他比我们都害怕,趔趔趄趄地跑回房间里去了.我想他老婆一定觉得特尴尬.后,我在手上套了个塑料袋(不敢直接抓,因为之前老师在讲安全知识的时候,说澳大利亚很多蜘蛛有毒),踩在椅子上,一把抓住那只大蜘蛛,而后赶忙把它扔进垃圾袋里,把垃圾袋系好拿出去扔了.之后,我的形象变“伟大”了.室友们都特别佩服我.按照现在的话来说,我成了“女汉子".

四. 假期

我们高中每年分四个学期.11月份左右第四个学期结束,到来年的二月份开始新一年的学习.这次假期时间很长,不过我没有回国,而是趁此机会去了一些朋友那儿,也打了点工.我在高中认识的最好的朋友是来自越南的一个女生.可能是因为我们基本在所有事情上的看法一致.在一起,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因为文化背景不同,我们不得不用英文交流.那段时间,我们都觉得自己的英文提高了不少.我们都赞同:无论大家来自什么背景,最重要的是相互之间多交流沟通,理解包容对方的文化习俗.另外,衡量成功的标准不是基于财富的累积,而是对他人的付出和奉献.我这个贪吃鬼又有口福啦.越南好友擅长烹饪.每次去她那儿,她都会做许多越南的特色菜来盛情款待我.有我爱吃的越南米粉、春卷(越南的春卷皮是透明的,里面放的是生菜,黄瓜,胡萝卜和各种肉类)、炸鸡......

过了些日子,东北的一个朋友邀请我结伴去她当地的一个朋友家里玩儿.她的local friend是住hunter valley的一个农场里.我们到了那儿的镇子上后,我和朋友都被每家每户满院的玫瑰吸引住了.临走前,我们去了一个玫瑰园,里面的园丁爷爷还剪了几只玫瑰花送给我们.过了镇子,我们又开了近一个小时的车才到达朋友的农场.一路上两旁都是绿油油的草地或山峦,像进入了童话世界一样.朋友向我们介绍说,这里每户农场主的家相隔都挺远的.驾车都至少需要十分钟甚至半个小时以上才能到邻居家.有时候我们在路上看到有卡车上放着货物,蔬菜水果或日用品.但是并没有人在看着.她说,我们只需要放好钱,就可以拿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感觉这里的人们很自觉.

我身边很多跟我一样的留学生,无论家境怎么样,都会去打工.我也不例外.生活都安顿好了之后,在假期里我四处投简历.那些我去过的餐厅和商店的人都只是很客气地跟我说“我们现在不缺人”,或是“简历先放着,以后我们会联系你的.” 很可惜,过了很久我都没有收到任何音讯.后来,有一次跟一个朋友说起找工作的事.她说留学生在这边找工作不是件易事.就算找到了,老板开的工资也很低.她说起她之前在china town的一家中餐馆做过一段时间的hostess(女招待员).工作是拿着一张菜单站在餐厅门口,向过路人推荐菜,吸引他们去吃饭.我突然想起了赵丽蓉的小品《打工奇遇》.她说的不就是那"拉客人吃饭"的"饭托儿"吗?

她说的工作其实超出了我可以接受的范围.我不怕洗盘子端盘子的工作.但是"饭托儿"给我的感觉是需要强拉客人,甚至骗人的工作.不过想想,销售类型的工作有什么不是这样的呢?那个朋友说,老板开的工资很低,一个小时给7澳元.如果我想试试看的话,那她下次就带我和另外一个在找工作的朋友去那儿.

我了解到周围一些同学的父母送孩子出国学习,是期望一定的经济回报的.我的父母在这一点上没有给我任何压力.他们比较开明.送我出来留学,他们只是希望我接受更好的教育.即使是这样,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尝试一下朋友提供的工作机会.我想,虽然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但是体验一下生活(的艰辛)还是有必要的.

于是,我和她说的另外一个在找工作的朋友就跟她去那家餐馆应聘.没想到,就这样一份我有点看不上眼,时薪又低的工作居然有那么多应聘者.餐厅的经理让我们在一个本子上留下名字和电话,说需要人的时候会和我们联系.我看到前面已经有不少应聘者的信息了,心想:估计是没戏了.可能因为经理跟带我们去的朋友认识,他对我们挺客气的,还倒茶给我们喝.我微笑着接受了,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喝完茶,我们就走了.

过了几天,朋友给我打电话.她说那家餐馆的经理打电话给她,让她通知她那个比较漂亮的朋友去试工.我有些诧异地问朋友:"你确定他说的是我吗?" 朋友说是,那个经理特意说是长头发的,那个比较漂亮的女孩子.而那天跟我们同去的另一个女孩是短发.我听了觉得挺莫名的.因为在大众眼里,那个女孩绝对是更漂亮的那一个.我想经理对我的印象更好,很有可能跟我有礼貌的行为有关.

不管怎么样,第二天我带着高涨的情绪开始我在澳大利亚的第一份工作.没想到,才刚开始没多久,我就被打击地想哭了.那天老板在.我在外面工作了一会儿,她把我叫进去,厉声问道:"你在做什么啊?你这样怎么能拉到客人." 我当时脸皮薄,听她这么一训,脸就红了.以往在家里和学校里,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父母和老师都会以鼓励为主,善意地提醒,耐心地纠正.在社会上工作果然完全不一样.工作做得好是应该的,做得不好那就得挨批评.老板训完话后,她说待会儿她在外面给我做个示范,让我学着点儿.我看她一脸献媚的样子.路过的人不搭理她,她仍拉着对方的袖子,就差没把人强拉到餐馆里了.我心里嘀咕:你也没拉到客人嘛.她回来时,那虚假的笑容已被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代替.她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最后的目的就是要把客人拉进来吃饭."

悉尼早晚的温差大.到了傍晚,我穿的裙子有点挡不住习习夜风了.再加上刚刚被训话,心里感觉极不是滋味.china town 人来人往,很热闹.到了晚上,街上很多灯笼,灯饰亮了起来,更是给它增添了一份喜庆.在这儿,倒是能让人感觉到像是回了家一般.如果是在上海,这个时候也许我刚跟家人逛完街,惬意地走在路上,贪婪地嗅着路旁餐厅里散发出的诱人香味.也许我们还会挑选一家中意的餐厅,坐下来放松我们疲惫的身体,一饱口福.我承认,那一刻我内心变得极其伤感.对家人的思念也遽然涌上心头.

来往的人其实素质都挺高的.如果无意就餐的话,他们都会礼貌地向我,和其他的招待员摇摇头.我一般都是微笑地走上前去,问人家是否想就餐.如果对方显示出一点儿兴趣,我都会很热情地介绍菜品.大概算算,其实最后通过我的介绍去吃饭的客人也不少.还记得有一对母女看了看菜单后要走.我看她们像是要吃饭的样子,猜想可能菜单上没有她们想吃的菜.我觉得放弃这样的客人挺可惜的,赶忙跟她们说:"we also have a lot of other types of food, like food for vegetarians..." (我们还有其他很多菜,像素食主义者的菜......) 其实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她们真的停下脚步了,饶有兴趣地问:"really? you also have food for vegetarians?" 我赶紧点点头,说是啊是啊.我不知道餐馆里是不是真的有素食主义者的菜,但我想,那不就是素菜吗?肯定有.

成功地介绍到一些客人之后,我就有一些信心了.我也发现,不需要强拉,也能吸引到顾客啊.后来的事情进展地比较顺利.有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餐馆人数爆满,还有不少客人在排队等位.忙的时候,他们还把我当waitress(服务生)使唤.许多客人问我要menu(菜单)还有其他的一些问题.因为我的职责是"饭托", 而不是服务生,我只得拼命向服务生传话,告诉他们有客人在等待他们的服务.搞笑的是,一桌外国客人找了我几次.我告诉他们我已经跟服务生说了.他们说谢谢,服务生已经来过了,可是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后来还是我把他们的要求翻译给服务生听的.

五个小时后,我那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经理给了我一份麦当劳的套餐作为晚饭.我跟他说生意挺好的嘛,今晚有那么多客人.他只是笑笑说没有啦,前面老板还在训话说大家工作一点都不热情,尤其是那个新来的女招待员."那不是在说我吗?" 我心想.不过我嘴上没说什么.经理说下一次来上班的时候才能拿这次工作的酬劳.他说完之后,我心里大呼"不公平啊!这哪是他之前说的工资当天结算?" 不过,我能怎么样?只能无奈地接受.

后来没过多久,经理给我打电话又叫我去上班.我想想那个老板的样子,又想想最后的劳动成果一点也没受到肯定.况且,对于下一次他们会不会不再克扣工资不给,我一点把握也没有.于是,我告诉他说我快要开学了,不打算打工了.不过我说的也是实话.

我相信我那次打工经历跟很多其他的留学生比不算什么.但是,我在澳大利亚初次体会了挣钱的不容易.也就格外感恩父母花那么多代价送我出国学习.后来,哪怕是回国工作了,平时有时间我一般都能静下心来看书学习,也不会在物质上花费太多.我父母,还有身边的朋友有时还会说我:"你不至于毕业工作后还花那么多时间学习吧." 我只是觉得,跟我在澳大利亚留学时的打工经历(尤其是第一次的)相比,看书学习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度假啊!

五. 初到维多利亚州

2009年高中毕业后我回国跟家人一起度春节.短暂的相聚之后,我们又要面临分别了.我即将去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一座城市读翻译专业.临走前,妈妈给我写了一封信.没有煽情的文字,她用朴素的语言,平静的语调告诉我,一个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之前给家里打电话时,尽量用欢快的语气,告诉他们自己一切都好.但她说,她知道,独自在外求学哪有那么容易......但她很欣慰看到我变得更加独立了,不仅是在生活上,更是在思想上......看着看着,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下来了.世上最疼爱自己的还是父母.人世间最令人感到温暖的却是身边最平凡的亲情.

一个人在异地求学,生活,无疑要忍受孤独;而且还要有自主学习的毅力,因为有太多琐碎的事耗费人的精力,比如说买菜做饭、交rent(房租)和bills(账单)、应付各种突发状况.人在遇到困难时诚然可以去寻求帮助和安慰,但唯有一样东西能够使人真正承受磨难,那就是自己的坚忍.我想,这是我独自在外留学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

我要去的维多利亚州的城市在首府墨尔本附近.这里的天气变化无常,被称为“一日四季天”. 学校帮我找的homestay是一个来自斯里南卡的新移民.她来澳大利亚工作了十几年,终于拿到了这边的pr(permanent residence永久居住证),也买了自己的房子.总的来说,澳大利亚是一个很友好的国家.她是一个移民国家,也就决定了她的文化多元性.

我的homestay口音很重,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交流.她已经退休了,定期会领政府的pension(退休金).她的身体状况不错,不工作了在家闲不住,她早上一般都会出去锻炼,快到中午时才回来.她的交际圈不大,平时一般只跟她的一个亲戚家来往.她做的curry(咖喱)棒极了.只是,跟她一起住了半年的时间,我还是没有开放到按照她家乡的习惯,用手抓饭吃.

她亲戚家儿子的18岁生日派对,她带我去参加了.我有幸品尝了不少斯里兰卡的美食.跟印度一样,他们那边的菜品大都以curry为主.他们偏爱椰汁和红辣椒.几乎在每道菜里都会放这两种调料.那种红红的小辣椒真的挺辣的.我想,我国的川菜应该很对他们的口味.他们喜欢喝放了糖和牛奶的红茶,味道跟奶茶很相似.因为那次生日重大,大家也都换上了传统的服装.女性的服装其实就是印度妇女们穿的五颜六色的sari(纱丽).

六. 宗教信仰

澳大利亚是一个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在去留学前,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走上信仰这条道路.但人生往往是这样吧:时间的洪流会把我们带到一个我们从未预想过的地方.我所在的城市非常小,也没有很多娱乐的地方.一个同学把我带进了那座小城里的唯一一个华人教会.没有家人在身边的时候,在神的家庭中,人们不因为任何东西——身份地位或是金钱——对待我们这些属灵上还不成熟的兄弟姐们如同亲人一般.他们对待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态度深深地震撼了我.

信仰的道路当然是没有尽头的.我们能做的是永远走在信仰这条道路上.在关于人生的一些根本问题上,宗教和科学是相同的.宗教认为人们靠理性是想不明白的,只能通过某种神秘的体验.科学也告诉你这些问题是想不明白的,而人理性应该用来解决那些可以解决的问题.只有哲学让人们去想那些想不明白的问题.在信仰的道路上一路走来,我有过很多困惑.但是在教会里,宗教不会实质性地解决个人内心的矛盾,疑惑.后来,我想,在宗教信仰的引领下,人与人能做到相互友善,平等,尊重.促进社会上人际关系和谐,无疑有信仰比没有信仰要好.

七. 爱情

最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在澳留学的时候收获了爱情.我到20岁左右才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一个校友.在去上学前,在网上他加我为好友,问我关于租房的信息.我们因此而认识,去那边之后,他因感激约我出来见面.可能因为在异地一个人容易感到寂寞,再加上之前在网上聊,互相有好感,我鬼使神差地陷入了爱河.我也有尝试克制住自己,把他当做好友.但是单恋过的人应该明白我那时的心情和处境.要掩饰自己心动的感觉真的很难.他那时刚去澳大利亚,也没什么朋友,所以又经常约我出来.几次见面之后,我实在不知道如何跟他相处下去了.后来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他说他对我只是有好感而已.意料中的答案.但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听到这样回答,当时感觉整个世界都黯淡了.后来他还是经常打电话问候我.而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把感情看开,内心的情感一直处于跌宕起伏的状态.一段时间后,有一次我没有接他的电话.因为我真的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抑制住情感,但他又只是把我当作朋友.如果我们继续交往下去,我感觉那对自己是种残忍.他接连一个星期,每天都有给我电话,但我一直都没接.之后他就放弃了.我就这样告别了一段从未开始的爱恋.

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抚平伤口.跟他断了关系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幻想着他突然出现.我整个人都因这次"失恋”变得极其忧郁.书根本看不进去,心情也无法平静.脑中一直出现各式各样的幻想,都是跟他有关的.甚至在夜里睡觉之前的祈祷中,我都会跟上帝呼求:天父啊,求求你了!为了爱您,我需要他的爱.我想,那时,我真的陷入了无边无际自怜和绝望的状态.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把状态调整过来.

大概一个月之后,教会的一个朋友找我去他开的一家店里做兼职,主要是负责收银.忙碌的工作,容易让人忘记很多烦恼.我也慢慢想开了,很多事情是不能强求的,尤其是感情.虽然心里一直放不下那个人,但在时间这味良药的帮助下,对他的幻想逐渐不再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学习和工作了.

后来,通过一个朋友,我认识了一个澳大利亚当地人m.我当时完全没有想到他最后会成为我的老公.他是那种脾气不温不火型.我们自交往以来,他从来没有变过,一直都是那么地温和.不过这一度成为了我们关系进一步发展的障碍.我们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他的话不多,但是特别有耐心.当时,因为我几个月前“失恋了”的缘故,情绪一直都不好,身边也没有可以倾诉,寻求安慰的亲密的朋友.世界似乎很忙,每个人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教会里的兄弟姐妹们很友好.但是当时我总觉得他们活的层次比较高,一直想着的是为别人付出,给别人带去快乐.找他们去倾诉的想法都令我感到羞愧不已.

m就是那个时候出现在我生活中的.刚开始我们只是聊一些日常琐事.后来我就开始跟他说了许多内心的想法.他既没有表示赞同也没有表示反对.反正我在说的时候,他都是耐心地听着.几个月过去了,他还是那样.我感觉我们的关系一点进展也没有.有了之前那段失败的“恋爱”,这次我看开了不少.我想,他要是只把我当朋友也没关系.跟他在一起的时光很愉快.但我对他的确没有像对之前那个人那样有心动的感觉.这些我都有跟他说,包括之前我跟那个人并没有开始的恋爱故事.

大概是3个月过后的一天,m跟我说他爱我.他的原话是:"i love you. i am serious about our relationship."("我爱你.我对我们的恋爱关系是很认真的.") 说完之后,他满怀期待地等着我的回答.我听了他说的话,很感动.但是当时我已经决定回国了.再过两个月,我的学生签证就要到期了.我告诉他,跟他在一起我感到很快乐.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恋爱的感觉.也如实告诉他我马上就要回国了.他听了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很坚定地说:"i love you. i want to be with you."("我爱你.我要跟你在一起.")

在我临回国的那些日子,其实我们心中都是没有把握的.毕竟我们不久前才刚刚确定关系.我们的国籍不同,马上又要面临着一段时间的跨国恋.当时我回想起自己在澳大利亚4年多留学的日子,真感觉像是做了场梦一般.虽然有许多遭遇是我未曾预料到的,但是我从那些经历当中学到了很多,也感到很知足了.至于m和我会不会走到最后,那时的我已经不再觉得这重不重要了.我很感激他在我最后的留学日子里,给我了很多关怀和快乐.我回国后很快找到了心仪的工作.身边也不乏追求的对象.但是很多事情,就想冥冥之中注定好了一样.最后我还是跟m走到了一起.他没有食言.他先后跑来中国找了我三次.最后,我们结婚了.他的原话是"i am so lucky to marry the best woman in the world." (我很幸运,取了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很多外国人喜欢夸张!

八. 梦想在前方

在平时的生活和工作中,有不少人跟我说他们如何羡慕我有过出国留学的经历.我想说,这没有什么.人生中的遭遇其实是人无法选择的,比如说每个人都会经历生老病死.但这并不是由我们自己来选择的.我们可以选择的是什么呢?那就是不同的心态.心态的不同,决定了人的遭遇带给人的是快乐还是痛苦.过去的一切并不到代表什么.我们每个人能做的是,活在当下,过好每个时刻.梦想在前方,当下,我们努力,朝梦想奋进.

我的澳大利亚留学生活由用户“fhlkjs”分享发布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